成語故事 成語智慧王 分類成語

紅杏出牆

在古詩詞中,「杏花」一直是春色的代名詞,相關的詩詞車載斗量,不乏「紅杏枝頭春意鬧」、「杏花消息雨聲中」等名句。而杏花和桃花相比,更得文人騷客的賞識。為什麼呢?楊萬里有《杏花》詩:「道白非真白,言紅不若紅。請君紅白外,別眼看天工。」這個非白非紅,白裡透紅,很是厲害。活脫脫一股嬌滴滴的羞澀樣兒,自然容易引出諸多遐想來。而桃花,歷來的形容詞是「夭」,「桃之夭夭」麼,潑剌剌的一片豔紅,比「白裡透紅」的杏花少了很多含蓄。

和杏花關聯起來的有名美女,是楊貴妃。楊玉環馬嵬坡下宛轉而死後,唐玄宗唸唸不忘,派人去收斂遺骸,美人屍骨不再,只有杏花一片。於是楊貴妃就被民間尊為二月杏花花神了。而杏花一旦和楊美女掛鉤,風流二字,自然是落不下了。到了清代,色情小說家李漁,就更加胡說八道了:「種杏不實者,以處子常系之裙系樹上,便結子纍纍。余初不信,而試之果然。是樹之喜淫者,莫過於杏,予嘗名為風流樹。」

杏花光是指代春色,進而指代風流美女,還是不行;關鍵問題是,這個杏花,總是要和「牆頭」搭起鉤來。「牆」是什麼東西?看看古人的描寫:

蘇軾·《蝶戀花》:牆裡鞦韆牆外道。牆外行人,牆裡佳人笑。笑漸不聞聲漸悄。多情卻被無情惱。
姜夔·《少年游》:楊柳津頭,梨花牆外,心事兩人知。
陸游·《釵頭鳳》:紅酥手,黃藤酒,滿城春色宮牆柳。

牆意味著「隔」。牆兩頭只有孤身一人,便是怨男怨女;牆兩頭男女相隔,就是一對痴戀了。所以,「牆」是個很曖昧的東西。來看杏花和牆的搭鉤:

唐·吳融《途中見杏花》:一枝紅豔出牆頭, 牆外行人正獨愁。
唐·宋無《牆頭杏花》:紅杏西婁樹,過牆無數花。
宋·王安石《杏花》:獨有杏花如喚客,倚牆斜日數枝紅。
宋·魏夫人《菩薩蠻》:隔岸兩三家,出牆紅杏花。
金·元好問《杏花雜詩》杏花牆外一枝橫,半面宮妝出曉晴。
宋·張良臣《偶題》:一段好春藏不盡,粉牆斜露杏花梢。
宋·陸游《馬上作》:楊柳不遮春色斷,一枝紅杏出牆頭。

可見,在葉紹翁之前,喜歡把杏花和牆搭在一起的,大有人在,老葉只是拾了別人的牙慧。好了,既然有無數的仁人志士喜歡把玉面含羞的杏花,和代表男女相隔的牆掛靠一起,還總喜歡讓杏花小姐在牆頭顧盼生姿,「紅杏出牆」的引申和聯想就變得自然而然了。

什麼時候,「紅杏出牆」變成了女子出軌的婉轉稱呼了呢?

最早的出處,可能是宋代的話本《西山一窟鬼》。其中形容女子有「如捻青梅窺少俊,似騎紅杏出牆頭」。這個話本說的是裴少俊和李千金不顧禮教的戀愛情事。元代白朴根據此話本,還寫成著名雜劇《牆頭馬上》。到了元代以後,」紅杏出牆「的用法就愈加明顯起來。比如「恰便似一枝紅杏出牆頭,不能夠折入手,空教人風雨替花羞」。到了近代,「紅杏出牆」的用法就固定了下來。鴛鴦蝴蝶派的劉若雲,還寫了名作《紅杏出牆記》。

由於「紅杏」「牆頭」在古代文學中的特殊地位,所以,」紅杏出牆「通常只是一種含蓄的指代,並且暗指這種出軌是事出有因的,」小扣柴扉久不開「」春色滿園關不住「嘛。所以是含有淺淺的」風流「褒義。

而到了今天,隨著女權的興起,「紅杏出牆」這個詞,用法和褒貶色彩發生了更多的變化。很多女同志,開始光明正大的對外宣稱:「偶要紅杏出牆了!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