::

成語搜尋

詞目:
::

洪喬之誤

——亦作「誤投洪喬」;就是信寄出去沒有得到回音。喻為帶信人或郵遞所耽誤棄失的意思。事見「晉書」。
  我們常聽人說起「洪喬之誤」或「誤投洪喬」,意思就是信發出去之後石沉大海,始終沒有對方的回件。可是「洪喬之誤」這一個典故究竟出在何處;以及什麼時候和什麼地點所發生的,我們不能不作更進一步的了解研究。
  相傳晉朝時候,一般士大夫的言行生活多放蕩不羈,而殷洪喬其人,就是這一類型讀書人之一。殷羨,字洪喬,秉性聰慧,少有文才,因而,當他在二十歲時,就是一個名聞天下非常有才氣的人了。後來,他因為承辦某一件事為朝廷賞識器重,出任豫章太守。那時候,物質文明落後,交通阻塞,一切都沒有像現在這麼方便,單就書信的往返寄遞這一項業務來說,那是一個煞費周章頗不簡單的難題。因為在那一個時期,政府尚沒有郵政機關和傳遞信書職司專人的設置,雖說在晉以前,各城市之間,即有一種所謂「置郵傳令」驛站等,但這個「置郵傳令」驛站,僅僅是為了官家投寄公文文書而設立的,寄遞的方式手續,既沒有今日郵政的迅妥可靠,而其服務對象,又僅限於官家的公文,並不包含一般大眾的私人函件在內。因此,那時候,遊子思親的情愫,只有偶逢便人,使可一通款曲,故有「家書抵萬金」之說。
  因為是這個原因,所以當殷洪喬外放豫章太守臨離開京城時,當時一般在京城任職經商的江西朋友,均紛紛託他帶了許多「萬金家書」回去。可是當殷洪喬的坐船,行至距離南昌還有五里路遠一個叫做石頭口的地方,他突然將那些人託他攜帶的家書,棄至於河流中,嘴裡並喃喃自語說:「任沉者自沉,浮者自浮,我殷洪喬不是替人當信差的。」
  於是,他這一舉手揚棄到不打緊,可是害得那些託他帶信的人,因為得不到家人的一點信息都望眼欲穿了。後人因此便把信寄出去如帶信人或郵遞者所耽誤棄失,叫做「洪喬之誤」。
網站管理:基隆市武崙國小|設計維護:基隆市教育網路中心 資料如有錯誤,歡迎來信指正,信箱: wlps@wlps.kl.edu.tw 。
Theme(Ink and wash) Design By Arne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