成語故事 成語智慧王 分類成語

司馬青衫

司馬青衫

成語眾生相(八十一)

唐代大詩人白居易,憲宗元和年間為諫官,屢上奏章請革弊政,為宦官及舊官僚集團所切齒痛恨,其「惟歌生民病」之輝煌組詩《秦中吟》、《新樂府》即問世於斯時。

元和十年(公元815年)六月,白居易因上書論奏宰相武元衡被刺身死,主張捕兇雪恥,引起宦官及舊官僚不滿,遂以「越職言事」之罪,自太子左贊善大夫貶為江州(今江西九江)司馬。 家國三千里外,宦海二十年中,窮通兼濟之念成灰,仕進之心麻木。 晝則寄情於匡廬奇峰妙瀑,夜則尋味於虛渺佛理老莊。 他常躑躅於潯陽江畔,每見啼飢號寒的成群流民,愧無拯救之力,總是低頭掩面,急步而過。

楓葉舞紅,菊籬香冷。 5年前重回徐泗行醫的王繼景,率徒上廬山採藥。 白居易他鄉遇故知,對床夜雨,盤桓了數日。 公元816年一個楓葉荻花飄零的秋夜,王繼景一行即將夜航歸去。 白居易於潯陽江頭舟中置酒餞別。 時至將離倍有情,千里長棚,筵席半殘。 忽聞琵琶聲聲,隱隱由鄰船傳來,酷愛絲竹的白居易,心頭為之一振,讓隨從好言把彈奏者請過船來。

彈琵琶的乃一中年婦人,楚楚動人,「千呼萬喚始出來,猶抱琵琶半遮面」。 在白居易和友人的請求下,她將流傳長安的舞曲《霓裳羽衣》、《綠腰》各演奏一遍,音色清純,技法嫻熟;輕攏慢撚,情溢於中;一撥一捻,無不撩人心旌。 一曲終了,琵琶女自陳身世,她原是長安人氏,13歲即從名師學藝,因色藝雙絕,在京都紅極一時;後人老珠黃,不幸淪為商人婦。 丈夫重利寡情,外出販茶,命其寂寞獨守江舟。 今夜見月思歸,牽動鄉愁,因借琵琶抒懷寄情。 「今生今世,再回長安,只能在春夢之中了!」言訖垂首哽咽,淚如雨下。

「同是天涯淪落人,相逢何必曾相識」? 聽罷琵琶女哀婉淒絕的訴說,白居易感慨系之;此女當年淪落風塵,名噪京師,後遭遺棄,前景淒涼;自己當年沈浮宦海,恩寵有加,今受貶斥,窮酸潦倒。 命運何其相似乃爾! 因深情道:「與君素昧平生,今日有幸相逢,只為時勢所冷落,長安路闊,歸程何期!」琵琶女淚眼婆娑,歸座重操一曲《霓裳羽衣》,金石裂帛,玉珠落盤,融入無盡的惆悵哀怨……一彈琵琶一彈淚,半入江風半入雲,舉座黯然神傷,頻頻和淚。

曲終人散,送琵琶女回船後。 王繼景歸意頓消,陪同白居易感嘆唏噓一陣,道:「賢弟當年為楊貴妃所作《長恨歌》,流播天下;今日可否再展才思,為此婦之時命乖張作一詠嘆調?」此時「詩魔」早已馳魂奪魄,走火入魔,當即點頭允諾:「弟試以《琵琶行》歌之。」「妙!」王繼景撫掌擊節道,「漢末以降,悲時哀命之作,首推樂府歌引,不拜讀《琵琶行》,此舟不發也!」於是童子舖紙研墨,白居易一腔悲憤,如同火山爆發,江河奔湧,汪洋恣肆,一氣呵成88行凡616言的千古絕響:「潯陽江頭夜送客,楓葉荻花秋瑟瑟……座中泣下誰最多,江州司馬青衫濕!」後人因以「司馬青衫」形容極度悲傷淒切。

元朝王實甫《西廂記》四本三折:「淋漓襟袖啼紅淚,比司馬青衫更濕。」清褚人獲《堅瓠七集•琵琶亭》:「洪武初,避徵辟,泛舟遊襄漢,次九江,登琵琶亭,月下彷彿聞歌聲,有司馬青衫感。」「別有幽愁暗恨生,此時無聲勝有聲」。 要解讀司馬青衫之感,體會詩人的生花妙筆,可參見白居易後來寫的一首絕句《夜箏》:「紫袖紅弦明月中,自彈自感低容。弦凝指咽聲停處,別有深情一萬重。」這無異於是《琵琶行》的精妙縮寫。 □吳詠青
FROM: http://www.qzwb.com/gb/content/2003-06/10/content_890374.ht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