成語故事 成語智慧王 分類成語

隋侯之珠

  人的生命是天下最重要的,別的都是次要的。
  堯要把天下讓給子州支伯。子州支伯說:「我現在身患很深的疾病,正打算去治一治,沒有時間來管理天下。」
  越人沒有了君王,到處找王子搜,追蹤到了山洞。王子搜不肯出來,越人點起艾草來薰,為他準備了君王的乘輿。王子搜拽者韁繩不肯上車,仰天大呼說:「天哪!為什麼就不放過我啊!」魯君聽說顏闔是一個有道之人,派使者去送聘禮。顏闔住在簡陋的巷子裡,穿著粗布衣服,正在餵牛。使者來了,問:「這裡是顏闔的家嗎?」顏闔說:「是。」使者送上聘禮,顏闔說:「我擔心傳話的人搞錯了,這會給您帶來過失,您不如回去再問個仔細。」使者回去,問清楚了再來,顏闔已經走了。
  所以說:道的真諦是來修身的;其次才是來治國的,再其次才是來治天下的。如果是這樣的話,帝王的功業那只不過是聖人的余業。如今世俗的人,不顧及自己的生命去追逐身外之物,難道不可悲嗎!現在如果有個人,用隋侯之珠去打高飛的麻雀,大家一定會笑話他(今有人於此,以隋侯之珠彈千仞之雀,世必笑之)。為什麼呢?因為他所用的太重,所得的太輕。至於說到生命,更不是隋侯之珠可以相比的。
  隋侯之珠: 傳說西周時的隋侯見大蛇受傷,用藥為其敖傷,蛇傷癒後,從江中銜來大珠報答隋侯。後泛指珍貴的物品或讚譽人的才智。
(出自《呂氏春秋》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