成語故事 成語智慧王 分類成語

家徒四壁

——也叫「家徒四壁」,形容家中貧困,空無所有的意思。「史記」「司馬相如列傳」:「及飲卓氏弄琴,文君竊從戶窺之,心悅而好之,恐不得當也。既罷,相如乃使重賜文君,侍者通勤殷。文君夜亡奔相如,相如乃與馳歸,家居徒四壁立。」
  漢朝時候,我國歷史上有個出色大文學家,名叫司馬相如,字長卿。他是四川成都人,少年時好擊劍,與市井無賴遊,因而家裡的人稱他為「犬子」。早歲不為其父母所愛,由此可見。後來相如奮發讀書,因慕前朝藺相如之為人,便以相如自名。
  漢景帝時,相如入長安,官武騎常侍(秩六百石,官亦不小)。但這個官都和他的性情不合,所謂武騎常侍,是要常常跟隨皇帝外出打獵的。相如少年雖好擊劍爭鬥,但到服官時,他的性情志趣已完全改變,他所好在詞章,卻不為景帝賞識器重。因而,司馬相如在這段期間,落落寡合,內心頗為失意。其時,剛好梁孝王入京朝覲,梁王是好詞章的,從遊之士,有鄒陽、枚乘等人,相如假病辭去了武騎常侍之職,隨梁孝王一同至梁。而其文學上著名的「子虛賦」,就作於該時。
  不久,梁孝王死了,賓客雲散,於是司馬相如亦落魄還蜀。恰好,他有個摯友王吉為臨邛(地名,今成都附近)縣令,函召相如到他那裡去暫住。司馬相如在窮愁潦倒之下,也就只得去臨邛投奔他那位好友王吉了。
  可是,司馬相如是放誕不羈,花錢如水的人,一個縣令如何能供養得起他呢,因此兩人便計議發財之道,相如聽說臨邛縣的首富,卓王孫之女——卓文君新寡,兼具才貌,秉性又放誕風流,便決定在她的身上動腦筋,企圖人財兩得。
  於是,王吉就出主意,故意把司馬相如神秘起來,並將縣中最豪華的驛館讓他居住。每天上午,這位被人尊敬的縣太爺,而且還跑到驛館中去向司馬相如請安候教,執禮非常恭敬。
  其時,司馬相如也故意裝出高傲的神情,最初幾天,他還接見那位縣令,到了後來,乾脆推說有病,辭謝不見。可是這位縣太爺王吉呢,他不但不嫌棄相如怠慢,並且還每天往謁如故。
  於是這件事終於傳到臨邛縣首富卓王孫的耳中,他和另一位富豪程鄭商量:「現在縣令有位貴客,我們應該設筵款待他一下,並且請縣令也來喝酒。」
  這天,王吉到卓王孫家赴宴,賓客滿門,可是時近中午,還不見司馬相如應約前來,卓王孫便差人去請,相如謝辭不來。王吉連菜都不敢吃,立刻親自驅車去迎接,終於把司馬相如請了來。眾人見到相如翩翩風度瀟灑的儀態,都大為欽慕。席間,王吉請司馬相如鼓琴,相如初則假意辭謝,繼而由於眾人再三的敦請促駕,終於才在半推半就,彈出他事前早已安排好的那首充滿挑逗行的樂曲——「凰求鳳」來。
  原來卓王孫的女兒卓文君,也是個很好的彈琴名手。雖然她那天並未參與盛宴,卻在屏風後面偷偷窺看相如。司馬相如也料到她一定有此一著,所以他表面上裝作若無其事的在專心彈琴,實際上卻以詞曲挑逗著文君。而文君也不覺被他的琴聲心語和翩翩的儀態所迷惑了。
  以後,相如以厚賄買通文君的侍婢,傳達他對文君的愛慕之情。於是一天夜裡,卓文君偷偷跑到司馬相如的驛館,決心跟他私奔。相如因怕卓王孫趕來阻止,乃立刻攜文君一起回成都老家。
  但其實相如的境況很窮;窮得簡直連吃飯都成了問題。除了僅僅有一輛華麗的馬車,裝飾門面以外,真可以說得上家徒四壁,空無所有了。因此,他們要想在成都生活,顯不可能。而卓文孫聞知他偕女兒私奔,更是怒不可遏,罵他無賴,不與他一分錢。於是相如和文君在無以謀生的窘況下,只得又重回臨邛,跟他的好友王吉商量。王吉知道富豪們是最愛體面的,遂給相如設計了一個謀財的妙法。
  相如賣出了他的馬車,租賃了一間市房,開設酒店。自己穿起犢鼻褲,做洗滌器皿等雜役,文君則豔粧坐在櫃台內當爐賣酒——作酒家女。一個富翁卓王孫的女兒居然拋頭露面在外面幹起這樣的買賣,自然立刻轟動全城。
  不久,消息終究傳到這位體面的殷商卓王孫的耳中,他為了顧及自己的顏面,終於忍痛分給文君上百童僕與千兩黃金。而相如也遵約關起店門,偕文君回成都,置田地,購房產,過著他們甜蜜而幸福的愛情生活。

成語典故影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