::

成語搜尋

詞目:
::

假途滅虢

[混戰計] 第二十四計 假途伐虢

兩大之間,敵脅以從,我假以勢(1)。困,有言不信(2)。(【按語】假地用兵之舉,非巧言可誑,必其勢不受—方之脅從,則將受雙方之夾擊。如此境況之際,敵必迫之以威,我則誑之以不害,利其倖存之心,速得全勢,彼將不能自陣,故不戰而滅之矣。如:晉侯假道於虞以伐虢,晉滅虢,虢公丑奔京師,師還,襲虞滅之。)

【註釋】

(1)兩大之間,敵脅以從,我假以勢:假,借。句意為:處在我與敵兩個大國之中的小國,敵方若脅迫小國屈從於他時,我則要藉機去援救,造成一種有利的軍事態勢。
(2)困,有言不信:語出《易經‧困》卦。困,卦名。本紛為異卦相疊(坎下兌上),上卦為兌為澤,為陰;下卦為坎為水,為陽。卦象表明,本該容納於澤中的水,現在離開澤而向下滲透,以致澤無水而受困,水離開澤流散無歸也自困,故卦名為「困」。「困」,困乏。卦辭:「困,有言不信。」意為,處在困乏境地,難道不相信這基嗎?此計運用此卦理,是說處在兩個大國中的小國,面臨著受人脅迫的境地時,我若說援救他,他在困頓中會不相信嗎?

【解析】

假道,是借路的意思。伐,是攻佔的意思。虢,是春秋時的一個小國。用於軍事上,其意在於先利用甲做跳板,去消滅乙,達到目的後,回過頭來連甲一起消滅,或者借口向對方借道為名,行消滅對方之實。

這條按語講了一種情況,那便是說處在夾縫中的小國,其本身的情況就很微妙。左右鄰國無不一方想用武力威逼他,一方卻用不侵犯它的利益來誘騙它。在位者如果心存僥倖之時,很容易被他方力量滲透進去,進而控制它的局勢,所以,不需要打什麼大仗就可以將它消滅。

其實,此計的關鍵在於「假道」。善於尋找「假道」的借口,善於隱蔽「假道」的真正意圖,突出奇兵,往往可以取勝。

【探源】

假道伐虢,假道,是借路的意思。語出(左傳‧僖公二年》:「晉荀息請以屈產之乘,與垂棘之塑,假道於虞以滅虢。」

處在敵我兩大國中間的小國,當受到敵方武力脅迫時,某方常以出兵援助的姿態,把力量滲透進去。當然,對處在夾縫中的小國,只用甜言蜜語是不會取得它的信任的,一方往往以「保護」為名,迅速進軍,控制其局勢,使其喪失自主權。再乘機突然襲擊,就可輕而易舉地取得勝利。

春秋時期,晉國想吞併鄰近的兩個小國:虞和虢,這兩個國家之間關係不錯。晉如襲虞,虢會出兵救援;晉若攻虢,虞也會出兵相助。

於是大臣荀息向晉獻公獻上一計。他說:「要想攻佔這兩個國家,必須要先離間他們,使他們互不支持。虞國的國君貪得無厭,我們正可以投其所好。」

他建議晉獻公拿出心愛的兩件寶物,屈地產良馬和垂棘之玉壁,送給虞公。但是獻公哪裡捨得呢?於是苟息勸告的說:「大王放心,這些東西都只是讓他暫時保管罷了,等我們滅了虞國,一切不是都又回到了大王的手中嗎?」獻公依計而行。虞公得到良馬美璧,高興得嘴都合不攏。

晉國故意在晉、虢邊境製造事端,等找到了伐虢的借口。晉國就要求虞國借道讓晉國去伐虢,虞公得了晉國的好處,只得答應。虞國大臣宮子奇再三勸說虞公,這件事辦不得的。宮子奇說:「虞、虢兩國,唇齒相依,虢國一亡,唇亡齒寒,晉國是不會放過虞國的。」然而虞公卻說,交一個弱朋友去得罪一個強有力的朋友,那才是傻瓜!就不理會宮子奇的勸諫。

晉國以強兵姿態借道虞國,攻打虢國,自然是輕易的就取得了勝利。班師回國時,他們把劫奪的財產分了許多送給虞公。虞公更是大喜過望。

晉軍大將里克,這時裝病,稱不能帶兵回國,暫時把部隊駐紮在虞國京城附近。虞公也一點都不懷疑。幾天之後,晉獻公親率大軍前去,虞公出城相迎。獻公約虞公前去打獵。不一會兒,只見京城中起火。虞公趕到城外時,京城已被晉軍裡應外合強佔了。就這樣,晉國又輕而易舉地滅了虞國。

【故事】

前面曾講到劉璋開門揖盜,讓劉備入川,結果自己丟了老命。像劉備這樣用「假道伐虢」之計取勝的戰例,古代戰爭中還有不少。然而使用「假道」的方法,還是需要根據當時的情況靈活掌握。

東周初期,各諸侯國都乘機擴張勢力。楚文王時期,楚國勢力日益強大,漢江以東小國,紛紛向楚國稱臣納貢。當時有個小國叫蔡國,仗著和楚國聯姻,認為有個靠山,就不買楚國的帳,楚文王懷恨在心,一直在尋找滅蔡的時機。

蔡國和另一小國息國關係很好,蔡侯、息侯都是娶的陳國女人,經常往來。但是,有一次息候的夫人路過蔡國,蔡侯沒有以上賓之禮款待他,息侯夫人回國之後,生氣的大罵蔡侯,因此息侯對蔡侯產生了嫌隙。

楚文王聽到這個消息,非常高興,認為滅蔡的時機已到。於是他派人與息侯聯繫,而息侯也想要借楚刀逞戒蔡侯,他便向楚文王獻上一計:讓楚國假意伐息,他就向蔡侯求教,蔡侯肯定會發兵救息。這樣,楚、息合兵,蔡國必敗。

楚文王一聽,何樂而不為?他立即調兵,假意攻息。蔡侯得到息國求援的請求,馬上發兵救息。可是兵到息國城下,息侯竟緊團城門,蔡侯急欲退兵,楚軍已借道息國,把蔡國圍困起來,終於俘虜了蔡侯。

蔡侯被俘之後,痛恨息侯的不仁,就對楚文王說:「息侯的夫人息媯是一個絕代佳人。」

他這話恰到好處的刺激好色的楚文王。楚文王擊敗蔡國之後,就假借巡視之名,率兵到了息國都城。息侯親自迎接,還設盛宴盛大的為楚王慶功。

楚文王在宴會上,趁著酒興說:「我幫你擊敗了蔡國,你怎麼不讓夫人敬我一杯酒呀?」息侯只得放夫人息媯出來向楚文王敬酒。

楚文王一見息媯,果然天姿國色,馬上魂不附體,決定一定要據為己有。第二天,他舉行答謝宴會,暗中早已佈置好伏兵,席間將息侯綁架,輕而易舉地滅了息國。

息侯害人害已,他主動借道給楚國,讓楚國滅蔡,雖然給自己報了私仇,卻不料楚君竟也順手將自己的國家也消滅了。
FROM:http://city.udn.com/v1/city/forum/article.jsp?aid=2301544&tpno=0&no=57216&cate_no=0
網站管理:基隆市武崙國小|設計維護:基隆市教育網路中心
Theme(Ink and wash) Design By Arne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