::

成語搜尋

詞目:
::

上屋抽梯

第二十八計 上屋抽梯

假之以便,唆之使前,斷其援應,陷之死地(1)。遇毒,位不當也(2)。

(1)假之以便,唆之使前,斷其援應,陷之死地:假,借。句意:借給敵人一些方便(即我故意暴露出一些破綻),以誘導敵人深入我方,乘機切斷他的後援和前應,最終陷他於死地。

(2)遇毒, 位不當也: 語出《易經﹒噬嗑》卦。噬嗑,卦名。本卦為異卦相疊(震下離上)。上卦為離為火,下卦為震為雷,是既打雷,又閃電,威嚴得很。又離為陰卦,震為陽卦,是陰陽相濟,剛柔相交,以喻人要恩威並用,嚴明結合,故封名為「噬嗑」,意為咀嚼。本卦六三.《象》辭:「遇毒,位不當也。」本是說,搶臘肉中了毒(古人認為臘肉不新鮮,含有毒素,吃了可能中毒),因為六三陰兌爻於陽位,是位不當。

此計運用此理,是說敵入受我之唆,猶如貪食搶吃,只怪自己見利而受騙,才陷於了死地。

古人按語說:唆者,利使之也。利使之而不先為之便,或猶且不行。故抽梯之局, 須先置梯, 或示之梯。如:慕容垂、姚萇諸人慫秦苻堅侵晉,以乘機自起(《晉書》——四《苻堅》)。

什麼是唆?就是用利去引誘敵人。如果敵人不肯輕易上鉤,怎麼辦呢?本來,你不給敵人先開個方便之門,它怎麼會進你預先設下的口袋呢?開方便之門,就是事先給敵人安放一個梯子。既不能使它猜疑,也要能讓敵人清楚的看到梯子。只要敵人爬上了梯子,就不怕它不進己方事先設置的圈套。苻堅就是中了慕容垂、姚萇的上屋抽梯之計,輕易去攻打晉國,大敗於淝水。慕容垂、姚萇的勢力就迅速擴張起來了。

上屋抽梯,有一個典故。後漢末年,劉表偏愛少子劉琦,不喜歡長子劉琮。劉琮的後母害怕劉琦得勢,影響到兒子劉琮的地位,非常嫉恨他。劉琦感到自己處在十分危險的環境中,多次請教諸葛亮,但諸葛亮一直不肯為他出主意。有一天,劉琦約諸葛亮到一座高樓上飲酒,等二人正坐下飲酒之時,劉琦暗中派人拆走了樓梯。劉琦說:「今日上不至天,下不至地,出君之口,入琦之耳:可以賜教矣」諸葛亮見狀,無可奈何,便給講一個故事。春秋時期,晉獻公的妃子驪姬想謀害晉獻公的兩個兒子:申生和重耳。重耳知道驪姬居心險惡,只得逃亡國外。申生為人厚道,要盡孝心,侍奉父王。一日,申生派人給父王送去一些好吃的東西,驪姬乘機用有毒的食品將太子送來的食品更換了。晉獻公哪裡知道,準備去吃,驪姬故意說道,這膳食從外面送來,最好讓人先嘗嘗看。於是命左右侍從嘗一嘗,剛剛嘗了一點,侍從倒地而死。晉獻公大怒,大罵申生不孝,陰謀殺父奪位,決定要殺申生。申生
聞訊,也不作申辯,自刎身亡。諸葛亮對劉琦說:「申生在內而亡,重耳在外而安。」劉琦馬上領會了諸葛亮的意圖,立即上表請求派往江夏(令湖北武昌西),避開了後母,終於免遭陷害。

劉琦引誘諸葛亮「上屋」,是為了求他指點,「抽梯」,是斷其後路,也就是打消諸葛亮的顧慮。

此計用在軍事上,是指利用小利引誘敵人,然後截斷敵人援兵,以便將敵圍殲的謀略。這種誘敵之計,自有其高明之處。敵人一般不是那麼容易上當的,所以,你應該先給它安放好「梯子」,也就是故意給以方便。等敵人「上樓」,也就是進入已布好的「口袋」之後即可拆掉「梯子」,圍殲敵人。

安放梯子,有很大學問,對性貪之敵,則以利誘之;對情驕之敵,則以示我方之弱以惑之;對莽撞無謀之敵,則設下埋仗以使其中計。總之,要根據情況,巧妙地安放梯子,致敵中計。

《孫子兵法》中最早出現「去梯」之說。《孫子.九地篇》:「帥興之期,如登高而去其梯。」這句話的意思是把自己的隊伍置於有進無退之地,破釜沉舟,迫使士兵同敵人決一死戰。

如果將上面兩層意思結合起來運用,真是相當厲害的謀略。

秦朝滅亡之後,各路諸侯逐鹿中原。到後來,只有項羽和劉邦的勢力最為強大。其他諸侯,有的被消滅,有的急忙尋找靠山。趙王歇在鉅鹿之戰中,看到了項羽是個了不得的英雄,所以,心中十分佩服,在楚漢相爭時期,當然投靠了項羽。

劉邦為了削弱項王的力量,命令韓信、張耳率兩萬精兵攻打趙王歇的勢力。趙王歇聽到消息之後,呵呵一笑,心想,自己有項羽作靠山,又控制有二十萬人馬,何懼韓信、張耳。

趙王歇親自率領二十萬大軍駐守井陘,準備迎敵。韓信、張耳的部隊也向井陘進發,他們在離井陘三十里外安營紮寨,兩軍對峙,一場大戰即將開始。韓信分析了兩邊的兵力,敵軍人數比自己的多上十倍,硬拚攻城,恐怕不是對方的敵手,如果久拖不決,我軍經不起消耗,經過反覆思考,他定下了一條妙計。他召集將軍們在營中部署。命一將領率兩千精兵到山谷樹林隱蔽之處埋伏起來,等到我軍與趙軍開戰後,我軍佯敗逃跑,趙軍肯定傾巢出動,追擊我軍。這時,你們迅速殺入敵營,插上我軍的軍旗。他又命令張耳率軍一萬,在綿延河東岸,擺下背水一戰的陣式。自己親率八千人馬正面佯攻。

第二天天剛亮,只聽見韓信營中的戰鼓隆隆,韓信親率大軍向井陘殺來:趙軍主帥陳余,早有準備,立即下令出擊。兩軍殺得個昏天黑地。韓信早已部署好了,此時一聲令下,部隊立即佯裝敗退,並且故意遺留下大量的武器及軍用物資。陳余見韓信敗,大笑道:「區區韓信,怎是我的對手1」他下令追擊,—定要全殲韓信的部隊。韓信帶著敗退的隊伍撤到綿延河邊,與張耳的部隊合為一股。韓信對士兵們進行動員,前邊是滔滔河水,後面是幾十萬追擊的敵軍,我們已經沒有退路,只能背水一戰,擊潰追兵。」士兵們知道已無退路,個個奮勇爭先,要與趙軍拼個你死我活。韓信、張耳突然率部殺了回來,陳余完全沒有料到,他的部隊認為以多勝少,勝利在握,鬥志已不很旺盛,加上韓信故意在路上遺留了大量軍用物資,士兵們你爭我奪,一片混亂。銳不可擋的漢軍奮勇衝進敵陣,只殺得趙軍丟盔棄甲,一派狼籍。正是「兵敗如山例」,陳餘下令馬上收兵回營,準備修整之後,再與漢軍作戰。當他們退到自己大營前面時,只見大營那邊飛過無數箭來,射向趙軍。陳余在慌亂中,才注意到營中已插遍漢軍軍旗。趙軍驚魂未定,營中漢軍已經衝殺出,與韓信、張耳從兩邊夾擊趙軍。張耳—刀將陳余斬干馬下,趙王歇也被漢軍生擒,趙軍二十萬人馬全軍覆沒。
網站管理:基隆市武崙國小|設計維護:基隆市教育網路中心
Theme(Ink and wash) Design By Arne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