::

成語搜尋

詞目:
::

苦肉計

  苦肉計聽起來就讓人不舒服,因為它讓人首先得自己吃些苦頭,然後才能讓別人上當。不過它卻是比較容易成功的一條計策,想一想它的回報,吃點苦還是值得的。

  苦肉計見於《三國演義》第四十六回 用奇謀孔明借箭 獻密計黃蓋受刑

  諸葛亮草船借箭以後,又不謀而合地與周瑜一起提出了火攻曹操水旱大營的作戰方案。恰在此時,己投降曹操的荊州將領蔡和、蔡中兄弟,受曹操的派遣,來到周瑜大營詐降。心如明鏡的周瑜又裝聾賣傻,將計就計,故意接待了二蔡。一天夜裏,周瑜正在帳內靜思,黃蓋潛入帳中來見,也提出火攻曹軍的作戰方案。周瑜告訴黃蓋:他正準備利用前來詐降的蔡中、蔡和為曹操通報消息的機會,對曹操實行詐降計。並說:要使曹操墮於詐降計,必須有人受些皮肉之苦。黃蓋當即表示:為報答孫氏厚恩,甘願先受重刑,爾後再向曹操詐降。

  第二天,周瑜召集諸將於大帳之中,他命令諸將各領取3個月的糧草,分頭作好破曹的作戰準備。曹蓋打斷周瑜的話茬,搶先說:"不要說3個月,就是支用30個月的糧草,也無濟於事。如果這個月內能打敗曹操,那再好不過了;如一月之內不能擊敗他,倒不如依了張子布的主意,乾脆束手投降。"周瑜聞聽到這種滅自家威風、長他人志氣、動搖軍心的投降論調後,勃然大怒,喝令左右將黃蓋推出帳外,斬首示眾。黃蓋也不示弱,他以江東舊臣的資格倚老賣老,根本就沒把周瑜放在眼裏。這就越發使周瑜怒不可遏,他立命從速斬決。周、黃矛盾的升級激化使諸將惴惴不安。大將甘寧以黃蓋乃東吳舊臣為由,替黃蓋求情,被一陣亂棒打出大帳。眾文武一見大都督火沖腦門,老將黃蓋死在眼前,就一齊跪下,苦苦為黃蓋討饒。看在眾人的面子,周瑜這才鬆了口,將立即斬決改為重打100脊杖。眾文武還覺得杖罰過重,仍苦求周瑜抬手。周瑜此次寸步不讓,他掀翻案桌,斥退眾官,喝令速速行杖。行刑的士兵把黃蓋掀翻在地,剝光衣服,狠狠地打了50脊杖。眾官員見狀再次苦苦求免,周瑜這才恨聲不絕地退入帳中。周瑜和黃蓋導演的雙簧苦肉計,幾乎瞞過了所有的文武官員。惟獨一人心裏清楚,他就是諸葛亮,但諸葛亮表現的非常聰明,他看在眼裏,嘴上卻不說。

  這50軍棍將黃蓋打得也真夠慘的,他皮開肉綻,鮮血迸流,一連昏死過幾次,其他將領來探視時,黃蓋守口如瓶,只是長吁短嘆,似乎有許多難言的隱情。演戲就得演的讓大家都相信,否則這苦就等於白吃了。雖然一時還不被人理解,但想一想自己是在做事,心裏也就釋然了。當他的密友闞澤抱著懷疑的態度前來視疾時﹐黃蓋才道出了實情,並轉請素有忠義和膽識的闞澤替他潛去曹營代獻詐降書信。富有閱歷、老謀深算的曹操,面對潛至的闞澤和詐降書,將信將疑。但闞澤也決非等閒之輩,他既具膽識,又能言善辯,最終使曹操不得不信。恰在此時,已混入周瑜帳下的蔡中、蔡和兩人也遣人送來了周瑜怒杖黃蓋的密報。闞澤離開曹營回去之後,又使人給曹操帶去了密信,進一步約定了黃蓋來降時的暗號和標識。這期間,蔡和、蔡中也從江南岸為曹操暗通消息。這一切,做得天衣無縫,更使曹操對黃蓋"投降"一事深信不疑了。

  曹操水軍多由北方人組成,他們不適應水上生活,不少人因顛簸暈船而發生疾病。另外,周瑜等雖然確定了火燒戰船的作戰方案,但曹操水軍戰船各自獨立,一船著火,他船尚可以迅速離去。為了為火攻創造更有利的條件,周瑜又巧妙地讓龐統潛至曹營,為曹操獻上了將戰船拴到一起的"連環計"。這樣一來,曹操的戰船或30隻一隊,或50隻一組,都用鐵鎖連到了一起,並在船上鋪了木板,士卒戰馬往來如履平地。暈船的問題解決了,不僅士卒為之歡呼雀躍,就是久經戰陣、深明兵法的曹操,面對穩如泰山的船陣,也自以為得計。

  建安十三年(208年)十一月二十日,孫劉聯軍方面已作好大戰前的準備與部署。諸葛亮設壇祭風三日,是夜將近三更時分,果然東南風漸起,並越來越急。黃蓋也將準好的20隻大船,裝滿蘆葦乾柴,澆上魚油,鋪好引火用的硫黃、燄硝等物,然後用青布油單遮蓋好,船頭還釘滿大釘,船上又樹起詐降的聯絡標識"青龍牙旗"。每條大船後面各繫著行動便捷的小船『走舸』。黃蓋還特派小卒持書與曹操約定當晚來降。周瑜也安排好接應黃蓋的船隻和進攻的後續隊伍。

江北的曹操,正在大寨中與諸將等待消息時,黃蓋的密信送到。信中稱:因周瑜關防甚嚴,黃蓋一時無計脫身。巧遇鄱陽湖運糧船隊到寨,周瑜遂命黃蓋巡邏,這才有了出營的機會。於是,定於當晚二更來降,插著青龍牙旗的船隊就是來降的糧船。曹操見書大喜,與諸將來到水寨的大船之上,專等黃蓋的到來。

  黃蓋座船的大旗上,寫著『先鋒黃蓋』四個大字。他指揮著詐降的船隊,趁著呼呼的東南風向北岸疾進如飛。當曹操看到黃蓋的船隊遠遠駛來時,高興異常,認為這是老天保佑他成功。但曹操的部下程昱卻看出了破綻,他認為滿載軍糧的船隻不會如此輕捷,恐怕其中有詐。曹操一聽有所醒悟,立即遣將驅船前往,命令黃蓋來船於江心拋錨,不准靠近水寨。所以,當一個人得到一些意外的好處時,他應該再多想一想,不要被眼前這點東西衝暈了頭腦。但為時已晚。此時,詐降的船隊離曹軍水寨只有二里水面,黃蓋大刀一揮,前面的船隻一齊放火,各船的柴草、魚油立即燃燒起來,火乘風威,風助火勢,船如箭發,衝入曹操水寨。曹軍戰船一時俱燃,因各船已被鐵鎖連在一起,所以水寨頓時成為一片火海。大火又迅速地延及北岸的曹軍大營。危急中,曹操在張遼等十數人護衛下,狼狽換船逃奔北岸。孫劉的各路大軍乘勝同時迸進,曹軍被火焚水溺、著槍中箭而死的不可勝數,曹操本人也落荒而逃。周瑜、黃蓋的『苦肉計』、『詐降計』,至此取得重大成果,它是孫劉聯軍取得赤壁大戰勝利的重要計謀之一。

  苦肉計的關鍵是自己是否能『苦』到讓別人相信,這就需要深刻理解對方心理、摸準對方心理缺口,讓自己的『苦』像洪水一樣灌入對方心中引起對方同情和好感,乃至最後接納自己。苦肉計要把握好分寸,太淺了不行,太深了也不行,兩者都會讓人感到懷疑,只有恰到好處才會引起共鳴。

from:http://www.f81.net/dv6/dispbbs.asp?boardID=52&ID=10165&page=21


[敗戰計] 第三十四計 苦肉計
人不自害,受害必真;假真真假,間以得行。童蒙之吉,順以巽也。

人不自害,受害為真;假真真假,間以得行:(正常情況下)人不會自我傷害,若他受害必然是真情;(利用這種常理)我則以假作真,以真作假,那麼離間計就可實行了。
童蒙之吉,順以巽也:語出《易經 蒙》卦(卦名解釋見第十四計注)。本卦六五,《象》辭:「童蒙之吉,順以巽也。」本意是說幼稚蒙昧之人所以吉利,是因為柔順服從。

本計用此象理,是說採用這種辦法欺騙敵人,就是順應著他那柔弱的性情達到目的。

古人按語說:間者,使敵人相疑也;反間者,因敵人之疑,而實其疑也;苦肉計者,蓋假作自間以間人也。凡遣與己有隙者以誘敵人,約為響應,或約為共力者:皆苦肉計之類也。如:鄭武公伐胡而先以女妻胡君,並戮關其思(《韓非子.說難》);韓信下齊而驪生遭烹。

間諜工作,是十分復雜而變化多端的。用間諜,使敵人互相猜忌;做反間諜,是利用敵人內部原來的矛盾,增加他們相互之間的猜忌;用苦肉計,是假裝自己去作敵人的間諜,而實際上是到敵方從事間諜活動。派遣同己方有仇恨的人去迷惑敵人,不管是作內應也好,或是協同作戰也好,都屬于苦肉計。

鄭國武公伐胡,竟先將自己的女兒許配給胡國的君主,並殺掉了主張伐胡的關其思,使胡不防鄭,最後鄭國舉兵攻胡,一舉殲滅了胡國。漢高祖派驪食其勸齊王降漢,使齊王沒有防備漢軍的進攻。韓信果斷地乘機伐齊,齊王怒而煮死了驪食其。這類故事都讓我們看到,為了勝利,花了多大的代價!只有看似「違背常理」的自我犧牲,才容易達到欺騙敵人的目的。

苦肉計:人們都不願意傷害自己,如果說被別人傷害,這肯定是真的。己方如果以假當真,敵方肯定信而不疑。這樣才能使苦肉之計得以成功。此計其實是一種特殊作法的離間計。運用此計,「自害」是真,「他害」是假,以真亂假。己方要造成內部矛盾激化的假象,再派人裝作受到迫害,借機鑽到敵人心臟中去進行間諜活動。

週瑜打黃蓋,一個願打,一個願挨。這已是盡人皆知的故事了。兩人事先商量好了,假戲真作,自家人打自家人,騙過曹操,詐降成功,火燒了曹操八十三萬兵馬。

春秋時期,吳王闔閭殺了吳王僚,奪得王位。他十分俱怕吳王僚的兒子慶忌為父報仇。慶忌正在衛國擴大勢力,準備攻打齊國,奪取王位。

闔閭整日提心吊膽,要大臣伍子胥替他設法除掉慶忌。伍于胥向闔閭推薦了一個智勇雙全的勇士,名叫要離。闔閭見要離矮小瘦弱,說道:「慶忌人高馬大,勇力過人,如何殺得了他?」要離說:「刺殺慶忌,要靠智不靠力。只要能接近他,事情就好辦。」闔閭說:「慶忌對吳國防範最嚴,怎麼能夠接近他呢?」要離說:「只要大王砍斷我的右臂,殺掉我的妻子,我就能取信于慶忌。」闔閭不肯答應。要離說:「為國亡家,為主殘身,我心甘情願。」

吳都忽然流言四起:闔閭弒君篡位,是無道昏君。吳王下今追查,原來流言是要離散布的。闔閭下令捉了要離和他的妻子,要離當面大罵昏王。闔閭假借追查同謀,未殺要離只是斬斷了他的右臂,把他夫妻二人關進監獄。

幾天後,伍子胥讓獄卒放鬆看管,讓要離乘機逃出。闔閭聽說要離逃跑,就殺了他的妻子。

這件事不斷傳遍吳國,鄰近的國家也都知道了。要離逃到衛國,求見慶忌,要求慶忌為他報斷臂殺妻之仇,慶忌接納了他。

要離果然接近了慶忌,他勸說慶忌伐吳。要離成了慶忌的貼身親信。慶忌乘船向吳國進發,要離乘慶忌沒有防備,從背後用矛盡力刺去,刺穿了胸膛。慶忌的衛士要捉拿要離。慶忌說:「敢殺我的也是個勇士,放他走吧!」慶忌因失血過多而死。

要離完成了刺殺慶忌的任務,家毀身殘,也自刎而死。

南宋時,金兵南侵,金兀術與岳飛在朱仙鎮擺開決戰的戰場。金兀術有一義子,名叫陸文龍,這年十六歲,英勇過人,是岳家軍的勁敵。陸文龍本是宋朝潞安州節度使陸登的兒子,金兀術攻陷潞安州,陸登夫妻雙雙殉國。金兀術將還是嬰兒的陸文龍和奶娘擄至金營,收為義子。陸文龍對自己的家世完全不知。

一日,岳飛正在思考破敵之策,忽見部將王佐進帳。岳飛看見王佐臉色蠟黃,右臂已被斬斷(已敷藥包扎),大為驚奇,忙問發生了什麼事。原來王佐打算隻身到金營,策動陸文龍反金。為了讓金兀術不猜疑,才採取斷臂之計。岳飛十分感激,淚如泉湧。

王佐連夜到金營,對金兀術說道:「小臣王佐.本是楊麼的部下,官封車勝侯。楊麼失敗我只得歸順岳飛。昨夜帳中議事,小臣進言,金兵二百萬,實難抵擋,不如議和。岳飛聽了大怒,命人斬斷我的右臂,並命我到金營通報,說岳家軍即日要來生擒狼主,踏平金營。臣要是不來,他要斬斷我的另一只臂。因此,我只得哀求狼主。」

金兀術同情他,叫他「苦人兒」,把他留在營中。王佐利用能在金營自由行動的機會,接近陸文龍的奶娘,說服奶娘,一同向陸文龍講述了他的身世。文龍知道了自己的身世後,決心為父母報仇,誅殺金賊。王佐指點他不可造次,要伺機行動。

金兵此時運來一批轟天大砲,準備深夜轟炸岳家軍營,幸虧陸文龍用箭書報了信,使岳軍免受損失。當晚,陸文龍、王佐、奶娘投奔宋營。王佐斷臂,終于使猛將陸文龍回到宋朝,立下了不少戰功。

FROM:http://www.erbin.cn/my/showart.asp?id=42
網站管理:基隆市武崙國小|設計維護:基隆市教育網路中心
Theme(Ink and wash) Design By Arne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