::

成語搜尋

詞目:
::

耿恭拜井

耿恭,字伯宗,扶風茂陵(今陝西興平東北)人,東漢大將。

永平十七年(74年)冬,騎都尉劉張率兵擊車師,請耿恭擔任司馬,耿恭與奉車都尉竇固及從弟駙馬都尉耿秉(耿 弟耿國之子,耿恭之弟)破降車師。
破降車師後,朝廷重新設立西域都護,戊己校尉(官名,掌屯田,屬西域都護)。任命耿恭和關寵為戊己校尉,分別駐扎在車師後王部金蒲城(今新疆奇台西北)和車師前王部柳中(今新疆艾丁湖東北)城,各置兵卒數百人。耿恭到任,發布文告曉示烏孫,宣揚漢室威德,烏孫國中,從國王大昆彌以下,都非常高興。派使者向漢廷獻名馬,並願派王子入侍皇帝。耿恭便派使者帶著金銀布帛,迎接其王子人侍。
第二年三月,北匈奴單于派左鹿蠡王率二萬騎兵進攻車師,耿恭派司馬帶兵三百前往救援,路上,遭遇匈奴大軍,寡不敵眾,全軍盡沒。北匈奴殺死車師後王(治務塗谷,今新疆吉木薩爾南博格多山中)安得,又轉兵攻打金蒲城(今新疆奇台西北)。當時城中兵少,形勢危急。耿恭親自登城,指揮作戰。他讓部下把毒藥塗到箭鏃上,向匈奴兵喊話:“漢家箭神,其中瘡者必有異。”(《後漢書 耿恭列傳》)喊完,用強弩發射毒箭。匈奴兵中箭者,創口都因毒熱而迅速潰爛。于是,大驚失色。正逢天降暴雨,耿恭乘風雨大作之際,縱兵出城,猛攻敵陣,大獲全勝。匈奴兵震恐,紛紛說:“漢兵神,真可畏也!”(《後漢書 耿恭列傳》) 于是,引兵而去。

耿恭料匈奴定會再來,便于五月選定城傍有澗水流過的疏勒城(今新疆喀什)據以固守。七月,匈奴兵又來進攻,耿恭招募數千兵勇直闖敵陣,匈奴失利,于是,便在疏勒城下扎營,斷絕澗泉之水。耿恭城中缺水,命將士掘井。但掘至十五丈深,仍不見水。將士幹渴不堪,連馬糞汁都擠出來喝了。耿恭見狀,仰天長嘆道:“聞昔貳師將軍(即李廣利)拔佩刀刺山,飛泉湧出;今漢德神明,豈有窮哉。”(《後漢書 耿恭列傳》)于是,整頓衣裳,對井再拜,為將吏們祈禱。不一會,飛泉湧出,眾軍喜悅無極,歡騰雀躍,山呼萬歲。耿恭軍將士在城上向下揚水給匈奴看,匈奴頗感意外,以為漢軍有神明相助,撤兵而去。
當時,焉耆、龜茲聯合,殺死了漢西域都護陳睦,北匈奴在柳中包圍了關寵。十一月,明帝死,救兵不至,車師國又背叛漢朝,與匈奴合兵進攻耿恭。耿恭激勵將士,奮勇拒敵。車師後王夫人的祖輩是漢人,因而常悄悄地給耿恭通報軍情,並私下供給漢軍糧餉。無奈杯水車薪,無濟于事。數月之後,漢兵糧食用完,陷入困境,于是煮鎧弩食其筋革。耿恭與士兵推誠同死生,因而全城上下,協力同心,決心死守城邑。但由于缺乏糧草,軍士漸漸死亡,只剩了幾十人。單于知道耿恭困頓不堪,想招降他,派使者對他說:“若降者,當封為白屋王,妻以女子。”(《後漢書 耿恭列傳》)耿恭先假意應允,將單于使者誘上城來,親手將其殺死,炙于城上,使者官屬望見,號哭而去。單于大怒,增兵圍城,但始終未能攻下。
章帝依議,遣征西將軍耿秉屯酒泉,行太守事;派秦彭與謁者王蒙、皇甫援發張掖、酒泉、敦煌三郡及鄯善兵共七千人,于建初元年(76年)正月,到柳中進擊車師,攻交河城,斬首三千八百級,俘虜三千餘人,駝驢馬牛羊三萬七千頭。北匈奴見勢遁逃,車師國又歸降了漢王朝。但關寵業已戰歿,援軍諸將見此便欲棄耿恭回師。先前耿恭曾遣所部軍吏範羌回敦煌領取軍士寒衣,所以這次出征也在軍中。此時諸將欲退,範羌抵死不從。諸將不敢前進,無奈只得分兵兩千給範羌營救耿恭。範羌從天山北道進軍,遇大雪深丈餘。歷盡艱辛才到達疏勒城下。城中聽到兵馬聲,以為匈奴攻城。大驚,準備拒戰。範羌在城下大呼:“我乃範羌,朝廷遣軍迎校尉耳。”城中皆呼萬歲。開門,見援軍相與痛哭。此時,城中僅餘二十六人。

第二天,耿恭等東歸。沿途,敵兵追趕騷擾,漢軍且戰且行。耿恭的人馬,從疏勒出發時尚有二十六人,由于將士忍飢挨餓,身體孱弱,一路上,多有死者,到玉門關時,僅剩了十三人,而且衣服洞破襤褸,形容憔悴枯槁。
中郎將鄭眾安排耿恭等人洗沐,更換衣服。並上奏章給皇帝,希望表彰耿恭:“耿恭以單兵固守孤城,當匈奴之 ,對數萬之 ,連月逾年,心力困盡。鑿山為井,煮弩為糧,出于萬死無一生之望。前後殺傷醜虜數千百計,卒全忠勇,不為大漢恥。恭之節義,古今未有。宜蒙顯爵,以厲將帥。”(《後漢書 耿恭列傳》)
耿恭回到洛陽。鮑昱也上奏皇帝,說耿恭的節義超過了蘇武,應該賜予爵賞。于是,朝廷任命耿恭為騎都尉。以耿恭司馬的石修為雒陽市丞,張封為雍營司馬,軍吏範羌為共丞,餘九人皆為羽林軍。
耿恭母親早先去逝,耿恭回來後,回家追行喪制,不能出任官職,章帝下令叫五官中郎將馬嚴賜給耿恭牛酒,要他停止服孝。
網站管理:基隆市武崙國小|設計維護:基隆市教育網路中心
Theme(Ink and wash) Design By Arne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