::

成語搜尋

詞目:
::

廟堂之量

  秦王苻堅舉兵犯晉,他統率的步騎兵近百萬人,聲威之盛,使得晉朝的文武百官,都膽戰心守。獨有宰相謝安,若無其事一般,好像全然不把秦兵犯境放在心上。
  謝安的侄兒謝玄向他叔父請示,這次出征應如何迎敵秦兵?謝安毫不在意的說:「朝廷不是另有旨意給你了嗎?」說過就不理謝玄。謝玄不敢多問,就叫張玄再請示。謝安也未答張玄的話,只顧左右而言他地傳命備車,原來他老人家要到郊外別野作樂去。
  在相府的親友們都跟了去玩,謝玄當然不便不去,也就跟到了郊外別墅,謝安對謝玄說:「來來來,我們下盤棋,我就以這別墅為賭注,我要是輸了,就把它送給你。」二人對坐,下起棋來。
  平常謝安的棋是下不過謝玄的,每次都要謝玄讓几個棋子,而這次,竟然沒有要謝玄讓子,結果卻是謝玄輸了,因為他心裡記掛著怎樣迎戰強大的秦軍,哪裡還有心下棋呢!棋局結束後,謝安又提議游山玩水,謝玄也只得陪著,直到深夜方才回城。
  中軍將軍桓衝,對秦王苻堅的大兵南下,是沉不住氣的。為了唯恐建康京城有問題,就派了三千精銳兵卒,來保衛京城。可是謝安一口回絕了說:「用不著。你何必這樣大驚小怪呢?京城自有防御部隊,何須你派隊伍來增防,你的隊伍,應當留在西線防。京城裡朝廷自有布署,用不著你煩心。」
  桓衝退出相府,對他的部下說:「謝相國雖然氣度大,有所謂廟堂之量,宰相肚裡撐得了船,話是不錯,但他到底是個文臣,不懂軍事。現在大敵當前,秦軍是虎狼之師,眼看著就要打到長江邊上了,他老人家還在游山玩水優游自得,和朋友們聊天,和子侄輩下棋,品茗酌酒,這簡直是在開玩笑。而且他所派出迎擊敵軍的將領都是些小孩子,年輕識淺,怎能對付得了苻堅?何況軍隊又少,戰鬥力又不強,勝負之局,已經清清楚楚的擺在前面,我們眼看就要做亡國奴了。」
  然而,戰爭結果與這位軍事專家所估計的完全相反。淝水一役,強大的秦軍,被這幾個毛頭小伙子,殺得風聲鶴唳,草木皆兵地潰敗了。這淝水戰役,在歷史上是與長平戰役、赤壁戰役齊名的、扭轉歷史的大戰役。當捷報傳到京城,謝安正在和客人下棋,他看了看捷報,隨即扔到床上,面上連一點喜色也不露,仍舊和客人下棋。
  客人問:「這報告裡寫的是什麼?」
  謝安漫不經心的說:「小事情,幾個小孩子們把苻堅打敗了,如此而已。」他仍舊與客人下完棋才回內室。
  謝安是真的若無其事,漫不經心嗎?絕對不是。當他回內室,過門檻時,高興得連木屐底上的木齒都碰斷了,但他自己還不覺得。
網站管理:基隆市武崙國小|設計維護:基隆市教育網路中心
Theme(Ink and wash) Design By Arne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