::

成語搜尋

詞目:
::

用人不疑

  戰國時,魏文侯想攻打中山國,擔缺少了個能獨當一面的大將。謀士就把樂推薦給他。樂跟謀士翟璜來見魏文侯。魏文侯對他道:「我打算托你去征伐中山國,只是你的兒子在那邊,怎麼辦呢?」樂答道:「大丈夫為國立功,哪兒能為了父子私情而不顧公事呢?我如滅不了中山,情願受您的處治!」「魏文侯聽了很高興地說:」你這麼有把握,我怎會不信任你呢?「就派樂為大將,西門豹為先鋒,率領五萬人馬去打中山。
  中山的國君姬窟派大將鼓須去抵擋魏國的兵馬,打了一月,不分勝敗。后來樂羊用」火攻「的法子把鼓須打敗了,一直追到中山城下。中山大夫公孫焦對姬窟說:」樂羊是樂舒的父親,主公不如叫樂舒去要求樂羊退兵。「姬窟就叫樂舒去辦,樂舒堅決推辭,但被姬窟追逼,他只好下了城門樓子,和父親相見。樂羊一見了兒子,就罵道:」你就只知道貪圖富貴,不知道進退,真是沒有出息的東西,趕快去告訴你的國君投降,我們還有見面的日子。要不然我先把你殺了。「樂舒說:」投降不投降在于我國君,我不能作主。我只求父親暫時別再攻打,讓我們商量商量。「樂羊答道:」就這麼叭,為了父子的情義,給你一個月的期限,叫你們君臣早點打定主意。「樂羊就下令把中山圍住,不許攻打。
  姬窟滿以為樂羊心疼兒子,決不至再急攻打。他仗城里糧草充足,不打算投降,如此拖了四個月,樂羊仍按兵不動,他的助手西門豹也急起來了,以為他不打算攻打中山。樂羊卻答道:」我們為了中山國君虐待百姓,才來征伐。要是我們性子太急,人們也許要說我們凶暴。我兩次三番地答應他們,讓他們兩次三番地失信。我可不是為了保全父子的情義,為的是要收服中山的民心哪。「西門豹聽了這才放心。
  這樣又過了一個月,中山還不投降,樂羊就開始攻林。姬窟眼瞧再也不能支持,就把樂舒捆在城樓上准備殺他。樂舒叫喊:」父親救命!「樂羊卻罵道:」你當了大臣,不能勸告國君改邪歸正,又不能投降和抵御,還像個吃奶的孩子哭哭啼啼干什麼?「說完命起弓箭,打算射死樂舒。公孫焦才叫人把樂舒拉焉。但姬窟還是把樂舒殺了。人以孫焦而且還出了個主意,把樂舒的肉做成肉羹,送給樂羊咆,以為他見到是兒子的肉做的,就會傷心得無心攻打中山,可是樂羊量見他兒子的肉做的肉羹,就罵道:」你一心事奉昏君,早就該死。「接就在人面前把他兒子的肉羹吃了,又跟來人道:」我們的兵營也有大鍋,正候你們的昏君哩!「于是樂羊就加緊攻城,迫得姬窟無法,只好自殺了。公孫焦開城門投降。樂羊數說完他的罪惡,把他也殺掉了。
  因為樂羊打了勝仗,立了大功。魏文侯賞了一只箱子給他。箱子封得很嚴密,樂羊一看就知道是黃金或白玉。但回家打開來一看,卻滿箱都是奉摺,人隨手拿起一張,上面寫:」樂羊連打勝仗,中山眼瞧就能攻下來了,可是顯了樂舒的一句話,就不打了。父子之情,于此可見。「樂羊看了氣得掉下淚來。
  第二天見了箋文侯就說:「中山能夠打下來,全是主公的力量。我有什麼功勞可說?」魏文侯說:「倒也是,除了我,沒有人能這麼信任你;可是除了你,沒有人能這麼幫助我。你已經辛苦了。我封你為靈壽君。」
網站管理:基隆市武崙國小|設計維護:基隆市教育網路中心
Theme(Ink and wash) Design By Arne.